DCS: Fw 190 D-9 "多拉"

主页 > 产品 > 飞机 > DCS: Fw 190 D-9 "多拉"

福克沃尔夫Fw 190被广泛的认为是德国二战期间最好的战斗机。在1941年,它的首次出现对盟军是当头一棒,它明显比任何盟军飞机都要优秀。在接下来的近一年内,Fw 190是欧洲空战的无冕之王。Fw 190的速度和高空性能是它的两大优势。

盟军先进战斗机的开发催生了Fw 190 D-9型,并且此型号于1944年九月被首次发现。这种型号有个更大的机鼻,装有更强有力的容克Jumo发动机。这款发动机在使用MW-50加力时能产生2,100马力的动力。D-9被设计用于高空空战,是P-51D "野马" 值得尊敬的对手。

发行: 2014-11-11

介绍

著名的FW190 “多拉” 战斗机的D系列因为它独特的长鼻子而被德国飞行员以及盟军戏称为长鼻子。Fw190的早期发动机在这个版本中被替换为更加强劲的直列发动机,而这一改变使得和FW190A相比,FW190D有着标志性的长鼻子。也许许多专家任会为 “多拉” 的长相而争吵不休,但 “多拉” 飞机的性能上的明显提升是有目共睹的。由于FW190的早期系列擅长在低空作战,而在高空却变得很无力,而许多盟军的轰炸机都是在高空飞行的,而长鼻子的190能够在任何高度上轻松应对盟军飞机。

福克沃尔夫的Fw190并不是唯一的德国最伟大的战斗机,但它是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最著名的飞机之一。拥有众多进步和创新,在驾驶的舒适性,操作的易用性和多功能等方面开辟了新天地。第一次出现在1941年,这是一个让同盟国艳羡不已,远胜过当时敌军的战斗机英国喷火Mk V,在喷火Mk IX面市一年多以后,仍超越法国同期的飞机。

DCS: Fw 190 D-9 Dora

D系列的研发开始于1942年。当时,容克Jumo 213发动机在性能上有着显著的提升,设计师决定把它用在190飞机的机身上。而FW190的首席设计师Kurt Tank偏向于使用戴姆勒 - 奔驰DB 600系列的发动机,该发动机已经应用在梅塞施米特战斗机,而Jumo 213轰炸机发动机已有多余的可供使用。而新型的213发动机,是基于Jumo 211进行改进的,它能提供1750的马力(1287kw)的起飞功率并能通过MW-50注射器提供的加力加速到令人吃惊的2100马力(1508kw)。

Fw190本来打算用于轰炸机拦截,而空战改变了它的现实意义,在1944年八月 “多拉” 投产时,它主要用于对抗敌军的战斗机,或者担当对地攻击角色。

投产前的早期版本D-0有着外挂翼炮(后被移除),而在以后的D型中这一情况常发生逆转,后继的D型又重新用上了机翼炮。而大多数D-9飞机被设计用作轻型战斗机,所以没有装有翼炮,而是搭载了一对13mm的MG141机枪和一对20mmMG151/20E机炮。

对即将面世的 “多拉” 飞机,一开始的评价并不是很高。Kurt Tank始终表示,D-9的用意只是作为临时机型,直到完善更完美的Ta-152的设计可以进入生产。但是,当许多德军飞行员驾驶者“临时设计”的长鼻子 “多拉” 飞机,他们仍对该机十分惊喜。 “多拉” 在操纵性和性能上表现良好。当当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驾驶 “多拉” 时, “多拉” 能够应对盟军的战斗机。

长鼻子 “多拉” 被认为是后期德国空军最好的量产作战战斗机。总体而言,Fw190超过20000架的生产量,而 “多拉” 达到700架。

直到今天,因其独特的形状, “多拉” 仍然是天空中最特别的存在,同时也是整个航空时代最有影响力的飞行器设计之一。

驾驶舱

FW 190D-9的驾驶舱是一个革命性的设计,在驾驶舱中所有的操纵杆和仪表都能够触手可及。它是第一个符合人体工程学的驾驶舱设计,并且可以看作是今天的对油门和操纵杆(手不离竿)驾驶舱的早期原始版本。

DCS:Fw 190 D-9驾驶舱是100%六自由度(6dof),可以在驾驶舱自由操作。这包括所有的面板,开关,拨号盘,动画按钮,驾驶舱进行了3D渲染,并使用高分辨率纹理。并且白天和夜间的照明灯都可以使用。

当鼠标悬停在驾驶舱时即可控制驾驶舱,并显示仪表或者操纵杆的功能。

Open big picture
Open big picture

Fw190 D-9的三维模型

Fw 190 D-9的3D模型是非常精确和准确的,它包括:

  • 全动画的表面,如襟翼,座舱盖,起落架,安定面,副翼,等等。
  • 多重纹理贴图,法线和高光贴图,其中包括了约80000个三角形结构。
  • 损伤模型包括飞机的表面,它们可被打落,穿孔和并产生结构损坏。
  • 几个真实的飞机涂装。

飞行动力学模型

FW 190 D-9的气动是基于与Su-25同水平的高级飞行模型,尔后提升到专业水平飞行模型(比如A-10C,P-51D等)。

飞机的多段翼提供了天然的阻尼,每个气动表面都有独立的空速敏感点能准确计算滑流效应。滑流的位置和方向取决于飞机的速度,迎角,侧滑,推力和机翼升力。所有螺旋桨的副效应,如滑流,扭矩,P-因子都体现在飞行模型内。

飞机模型将提供一个真正的热力发动机,它能模拟飞机从慢速到最大功率在内的所有模式。

JUMO-213有一套独特,而又十分复杂的控制装置,其中包括一个带有复杂调节器的可调节增压器来保持气流的稳定。发动机在低额功率时,可以通过控制第二根油门杆来直接(它连接到发动机控制杆)来实现。这个油门被用于在发动机控制单元(MBG)故障的情况下对飞机进行紧急操控。

第二个特点是燃油流量是通过一个与发动机控制杆位置有关的函数来计算的,并通过对空气流量调节器来进行调节,以便维持必要的油-气比例。

发动机模拟了所有真实的发动机功能,并能实现在真实情况下发动机对不同油门和环境的反映。

第二个(“slow”)模型是用于发动机的启动和停止。热力学模型将用来对每个气缸的每个冲程进行模拟,并能使每个气缸单独燃烧,自然平面开始时摆动,过度填装,飞行停止等。

FW 190 D-9系统

Open big picture

飞行操纵

飞行操纵组件包括水平尾翼和升降舵、垂直安定面和方向舵、副翼和襟翼。

FW 190 D-9装有常规飞行操纵面,包括垂直安定面、方向舵、水平尾翼、两个升降舵、两个副翼,以及襟翼。

Fw 190 D-9能够非常稳定飞行,只有水平尾翼配平能够在飞行中进行微调。其他操纵面的配平功能只能在地面实现。

飞机的操纵系统更为高级,它采用了推拉杆和操纵索相结合的方式。相比于常规的滑轮和操纵索系统,Fw 190 D-9的飞行操纵是更加省力,更加精确。

操纵系统采用差动曲柄杆,它能将杆子的操纵更精细的传递到操纵面面上,同时杆子的操纵移动将被放大接近为控制面的极限值。

飞行操纵杆可以以常规方式向前和向后移动来控制升降舵。它可向前移动20度或者向后移动21度。

飞行操纵杆也可以以传统方式横向移动来控制副翼。副翼偏转的限制将由控制杆基座上的机械限制系统来进行控制限制。

襟翼位置是通过驾驶舱的左手侧控制按钮来进行控制的。

Flight Contr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