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English In Russian In German In Chinese In French

DCS: F/A-18C “大黄蜂” 视频

在过去的数周里,我们一直在继续制作的大黄蜂的系列视频。我们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正式发布游戏前有助于大家学习此战机。

第4期:HUD、UFC和IFEI

国内地址:第4期:HUD、UFC和IFEI

第5期:ADF和塔康导航

国内地址:第5期:ADF和塔康导航

第6期:VFR机场着陆

国内地址:第6期:VFR机场着陆

有关DCS: F/A-18C的最新消息,请时常查看我们的迷你更新

我们现在基本上保持每周一次更新。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阅读大黄蜂的FAQ贴

DCS: Yak-52 更新

来自Yo-Yo - 我们的一位飞行力学工程师:

由于Yak-52不适用于任何战斗的模拟,却是一款非常特殊的DCS产品,我们可以根据我们的试飞结果展示一些“幕后”调整和验证的过程。

第一条是关于它的滚转率:

这个试验是纯副翼滚转,从爬升到执行4个完整横滚。滚转以快速的满杆量开始,以满干量副翼输入执行,以快速松杆结束(但试验中并不完美 - 实际试验输入稍有延迟,试验看上去矫正过度)。

试验期间DCS里的大气条件设置是相同的。这项试验让我们检查了初始滚转加速(MOIx vs 副翼操纵)、稳定滚转率(副翼操纵 vs 阻尼)和滚转阻尼(MOIx vs 阻尼)。此外,我们获得了滚转率 vs 速度,这两个参数(第一个除以第二个)可以给出一个与所谓“螺旋系数”(必须使用真空速和翼展来获得)成正比的比率。尽管现在没有必要使用这个螺旋系数。

对从未见过真实试验记录的玩家简要说明一下,曲线上的正弦高频噪声就是振动。为了更好地保留原始记录的相位和时间,这些没有被过滤。

从图4,大家可以清晰看见气动模型的初始角加速度与实验结果非常吻合。图2里的减速与稍有不同的操纵输入很好吻合。

由于两个试验的初始俯仰不同,所以试验期间的速度也是不同的。所以,为了对比滚转率,我们需要把滚转率除以表速(图2)。有趣的是,我们注意到真实飞机的螺旋系数在大表速时的斜率很小(见趋势线)。我们可以认为这是由于副翼联动弹性或机翼弹性,或者两者共同作用的结果。由于这个在图里几乎难以察觉,我们认为这个不用在气动模型里再现。

最后,我们想指出,以上结果仅代表了当前阶段的气动模型调整。模型整体仍然处于开发过程中。

附言:滚转率的低频(正弦)不均匀是由于传感器的X轴与飞机轴不完全一致而产生的,因此它必须被视为寄生效应。

诚挚的,
Eagle Dynamics团队